无线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无线中文网 > 视死如归魏君子 > 第221章 因为爱卿,不会轻易悲伤

第221章 因为爱卿,不会轻易悲伤(1 / 2)

     天才一秒记住「无线中文网」地址:www.wxzw.cc  视死如归魏君子更新最快!

第221章因为爱卿,不会轻易悲伤【7700均订加更,7800均订加更,7900均订加更】

“魏兄,我成为长生宗宗主的候选人了。”

尘珈喜滋滋的和魏君分享了这个好消息。

做卧底的,能有一个可以随时共享信息,而且不会担心对方会背叛自己的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因为卧底太孤独了。

所以遇到这种好消息,尘珈第一时间选择了告诉魏君。

然后魏君继续回了尘珈一段省略号。

三年又三年……

尘珈果然是要卧底成长生宗老大了吗?

尘珈:“魏兄,你也为我高兴对不对?”

魏君:“……宗主候选人还不是宗主,你肯定要继续立功才能往上爬,需要配合的话就和我说一声,我让朝廷配合你。”

真要是能够把尘珈扶上长生宗宗主的位置,那大乾就会多出一张可以颠覆战局的底牌。

毕竟长生宗是修真者联盟的创始宗门之一。

所以尘珈有了做长生宗宗主的机会,那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大乾朝廷都应该鼎力相助才是。

尘珈:“暂时先不急,我先稳固一下在门内的声望。等需要的时候,再麻烦魏兄。”

尘珈没有和魏君客气。

在他看来,他和魏君这属于君子之交,无关利益。

魏君不是为了要从他这里得到什么好处才帮他。

他和魏君交好,也不是为了从魏君这里得到好处。

君子之交淡如水。

但却可以为对方鞠躬尽瘁。

目前尘珈自问还没有帮到魏君什么,但是他依旧不和魏君客气。

等魏兄需要的时候,大不了我把这条命给他就是了。

尘珈如是想到。

既已走上了这条路,尘珈的心中自然不缺英雄豪侠之气。

回复完尘珈,魏君抬头就看到了面色苍白的白倾心和陆元昊一起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刚才也感应到了,不过他这次有意掩盖,白倾心和陆元昊不会知道他在和谁传信。

此时白倾心做西子捧心状,气息散乱,面色惨淡,一副快要不行了的样子。

“魏郎,我第一次遇到这种刺杀,吓死人家了。”白倾心一脸柔弱。

魏君:“……”

揉了揉自己的脑袋,魏君只感觉全是槽点,一时间竟然无从吐起。

你能害怕才是见了鬼了。

三人组成员的陆元昊此时做了一个优秀的捧哏,于谦大爷来了估计也要甘拜下风。

陆元昊听到白倾心的话之后,用力的点头,语气也十分的后怕:“嚣张,太嚣张了,没想到长生宗弟子竟然这么肆无忌惮。幸亏白大人你机灵,不然这次你就真的危险了,做人果然还是要谨慎。”

魏君:“……”

槽点更多了。

一个是装的柔弱。

一个是真的担心。

全都很有槽点。

魔君帮他吐了:“一个茶艺学徒,一个智商过硬,你们俩还真是人才。”

白倾心凤眸含煞的瞥了魔君一眼,随后又恢复了柔弱的姿态:“魏郎,这只小猫野性难驯,要不要我帮你调教两天?”

魔君抬了抬下巴,傲然道:“魏君不过是本座的人宠,你问他有什么用?”

白倾心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

这么蠢的一只猫,魏郎应该看不上。

就好像魏郎也看不上陆元昊这种智商过硬的奇男子一样。

至于自己……白倾心十分的淡定。

伦家一个弱女子,害怕还不行了?

瞎子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陆元昊也是这样认为的。

“白大人,明天你跟我去一趟监察司,我再多给你挑几套护身和战斗的宝贝。这次你实在是太危险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们要居安思危。”

小胖子的神情很认真。

白倾心的眼角抽了抽。

魏君一锤定音:“陆大人说的是,倾心,我们要居安思危,你确实要保护好自己。”

白倾心的茶艺太低端了,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真正的茶艺大师,要能够把陆元昊这种憨憨牵着鼻子走。

所以魏君决定让白倾心继续进修一下。

然而陆元昊憨憨归憨憨,一颗古道热肠的心也没有忘记魏君。

“魏大人,你也一起来。”陆元昊认真道:“白大人也就是这两天有点危险,过去这一阵就好了。你不一样,你是时时刻刻都有风险。虽然我之前已经把你的防护等级提到最高了,但是还是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最近这段时间我又研究了一些新东西,正好给你武装上。”

魏君:“……”

引火烧身!

白倾心直接笑出声来,然后以毒攻毒:“陆大人说的是,魏郎,我们要居安思危,你确实要保护好自己。”

魏君面无表情的看着陆元昊。

总感觉这厮和自己八字不合。

要是没有这家伙,他说不定早死八百年了。

陆元昊以为魏君是在用眼神感谢自己,慷慨的挥了挥手,大气道:“魏大人不必和我客气,咱们都是自己人,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我谢谢你。

谢谢你全家。

魏君心道也就是本天帝是个有操守的人,不然本天帝一定把你出身的监察司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报仇雪恨。

白倾心是知道魏君想死的,看到魏君被陆元昊两句话憋的哑口无言的样子,白倾心的内心十分开怀。

知道归知道,尽管也不好阻拦,但是白倾心绝对不想让魏君去冒险。

当然,今天的目标也达到了,而且明天还约了和魏君一起去监察司,收获远超预期,所以白倾心开始翻脸不认人。

“时间不早了,陆大人,你该回监察司了。”

白倾心的意思是你这个电灯泡可以走了,我要和魏郎一起享受一下二人时光。

至于魔君?魔君是猫,在白倾心心里不算人。

从逻辑上来说,也的确没毛病。

毕竟魔君确实是猫。

换成一个正常人,肯定都能听懂白倾心的意思。

可惜白倾心遇到了陆元昊。

小胖子不是正常人。

所以他啥都没听懂,很淡定的回道:“不急,今天义父要考校我们几个义子的学习进度,我要晚半个时辰回去,避开义父的考核。”

魏君好奇道:“陆总管考校你们的学习进度?”

“对,义父总是说读书使人明智。还说魏大人你之所以这么优秀,就是因为书读的多,所以也一直教导我们这些义子要多读书。”陆元昊道。

白倾心抚掌赞叹道:“陆总管目光长远啊,不愧是执掌监察司的巨头。”

她很是佩服。

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

陆总管的教育理念在大乾显然是十分先进的。

陆元昊看了白倾心一眼,摇了摇头道:“义父的这个说法并不对。”

“不对?”

“是啊,二哥一句话就把义父给说的哑口无言。”

魏君和白倾心的脑海中同时浮现出了第二的样子。

勇士啊。

在监察司居然敢反驳陆总管。

“二档头说了什么?”白倾心问道。

陆元昊道:“二哥对义父说,老九在皇宫也读了很多书,可见光读书是没有什么用的,其他哥哥们都认为很有道理。”

魏君:“……”

魔君:“……”

白倾心:“……”

良久后,白倾心感慨道:“果然是亲二哥。”

“不是亲的,我们都是义父收养的孩子。”陆元昊怜悯的看了一下白倾心。

都说白大人聪慧无双,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呢?

白倾心无言以对。

“小胖子,你真读了很多书?”魔君质疑道。

陆元昊胸膛一挺,傲然道:“我读的书绝对不比魏大人读的少。”

“那魏君中了状元,你怎么都不敢接受陆谦的考核?”

魔君提问题,一针见血。

陆元昊面色涨红:“读书人的事情,能叫不敢吗?我是不想让我的哥哥们难看,再说我义父的学问也不多,我要是表现的太好,我义父会很尴尬的。”

“我信了。”魏君站在了小胖子这一边。

来自学霸对学渣的怜悯。

“我也信了。”

白姑娘也是一个学霸,而且还是过目不忘的那种,不然也当不了天下第一名捕。

只有魔君最耿直:“我不信,肯定是因为你看的全都是不正经的书。”

陆元昊发现自己很讨厌妖怪。

“区区一直猫妖,我不和你一般见识。魏大人,改天我们找机会切磋一下学问,我是个文化人,和义父他们其实没有多少共同语言。”

魏君:“……好,不过我和陆总管的共同语言倒是挺多的。”

陆谦论文化底蕴自然和上官丞相不能比,但是世事洞明皆学问。

很多东西不是只能从书上学到的。

以陆总管的人生与经历,做国子监的老师都绰绰有余。

陆元昊虽然性子迟钝,但也感受到了现在气氛的尴尬。

他选择了生硬的转移话题:“我突然想到一件事,白大人,我义父让我问你一下,现在抄家抄到的钱财有多少了?”

白倾心知道陆总管想问什么,摇了摇头道:“的确不少了,最起码国库里现在有钱了,比起之前强很多。不过大乾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的,这些抄家得来的钱财真要是放开了花,也支撑不了太长时间。如果站端开启,那更是杯水车薪。”

“这样的话,义父是不会收手的。”陆元昊道:“义父曾经说过,猪养肥了该杀了,不够的话就继续杀。养了他们这么多年,现在国家没钱了,到了他们该做贡献的时候了。”

魏君挑了挑眉。

陆总管这操作也似曾相识。

先把猪养肥,再等有用的时候杀了。

不过养猪的初衷肯定是无可奈何。

在这个过程中猪们所消耗的资源也是追不回来的。

损失不会是一个小数目。

但是秋后算账,也比不算账要强。

白倾心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她的脸色有些严峻。

“陆总管要继续杀下去的话,那朝廷就会动荡了,而且遇到的阻力不会小。好处理的都已经处理完了,还没有处理的,都是很难动手的。”白倾心道。

“没办法,战争随时都有可能降临,国库里没钱,朝廷就必须要想办法搞钱。”陆元昊无奈道:“我们监察司不是做生意的地方,能想到来钱最快的办法,就是抄家灭门。多杀几个大贪官,国库就有钱了。”

陆总管肯定是个人才,但是生财之术不是他的业务范围。

也不是白倾心的能力范围。

术业有专攻。

所以陆总管想帮国家搞钱的办法就很简单直接割贪官们的韭菜。

这些人家里肯定有钱。

但是做这种事情,而且还是抄家灭门的事情,很多时候是自绝于官场的。

这段时间白倾心查到了很多东西,但是从前一向嫉恶如仇的白倾心现在都不敢轻易有动作了。

就像是她说的那样,反腐败亡国,不反腐败慢慢亡国。

这个选择题并不好做。

“我和上官丞相再商量一下再做打算吧。”白倾心没有把话说死。

这种事情涉及到太多方面了,白倾心不敢自己拿主意。

毕竟治国不是行走江湖行侠仗义,这段时间白倾心也成长了很多,她知道做官不能快意恩仇。

但陆元昊道:“白大人你可以听上官丞相的话,但我义父是不会听的。”

白倾心:“……”

没毛病。

论地位,监察司提督自然没有丞相高。

但是监察司监察天下,丞相还真没有这个权力。

即便是之前,监察司也是直接向皇室负责的。

所以陆总管和上官丞相是平等对话的巨头,他无论做什么,并不需要请示上官丞相。

白倾心从陆元昊的回答中听出了铁血肃杀之意,担心道:“陆大人,你劝劝你义父,不要与上官丞相起冲突。”

“不会起冲突的。”魏君突然开口:“他们都是官场的老油条了,有那种无言的默契。现阶段上官丞相也没地方搞钱了,但是大乾又确实需要钱,所以,需要有人站出来当刽子手。”

再没有比监察司更适合当刽子手的了。

监察司的定位就是一把刀。

只是从前为皇室、为皇帝服务。

现在为朝廷、为天下百姓服务。

做的事情还是那些事情。

但是本质已经截然不同。

白倾心明白了魏君的意思,她皱眉道:“这样做便是把监察司推向百官的对立面,等用完监察司之后,为了安抚还活着之人的怒火,监察司就必然会被废掉。而且监察司这次坏了规矩,满朝文武包括民间,都不会对监察司有什么好的风评。他们救国救民,还可能误了自己的一生。”

白倾心不是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她是不愿接受这样的事情。

陆元昊一听也慌了:“这么严重?白大人,怎么才能解决监察司的危机?”

小胖子还在监察司挂职呢,对于监察司是有归属感的,对于陆总管更有归属感。

他可不希望监察司出问题。

但白倾心帮不了他。

“破案可以,这种事情,我帮不上忙。”白倾心无奈道。

她很想帮忙。

但是有心无力。

陆元昊面色一白。

“陆大人不用慌。”

魏君抚摸着魔君的猫头,想到了之前陆总管拜托自己为监察司在卫国战争中所做的事情修书撰史的请求。

然后嘴角勾了勾。

“你们担心的事情,陆总管自然也能想到,他们早有安排。”

“义父能有什么安排?这种局面还有人能够救得了监察司吗?”陆元昊不信魏君的话:“魏大人,我也是读过书的。”

魏君指了指自己:“陆总管把希望寄托在了我身上。”

此时的魏君自然已经反应了过来。

这种官场的巨头,考虑问题都是很全面的。

陆总管显然有走一步看两步的能力。

陆元昊疑惑的看向魏君:“魏大人,你……能救得了监察司?”

“如果有人能够救得了监察司,那大乾应该也只有我了。”魏君淡定道:“反正陆总管把监察司的命赌在了我身上。”

聪明的选择。

之前陆总管就被魏君的政治主张所吸引。

而这次陆总管主动带着监察司走向绝路,依旧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了魏君。

当监察司得罪了满朝文武,甚至被天下人口诛笔伐的时候,大乾上下只有一个人能够为监察司翻案:

魏君!

如果魏君消极怠工,监察司就真完了。

但陆总管显然没有犹豫。

他梭哈了魏君。

赌魏君把监察司在卫国战争中的功勋记载于史书上之后,监察司在民间的风评便可一举逆转。

监察司从此,将彻底脱胎换骨。

至于得罪满朝文武?

呵。

监察司什么时候在乎过这个?

陆元昊对魏君也有一定的信心,但他天生就没有什么安全感。

听白倾心解释了陆总管现在在做的事情的危险性之后,陆元昊的心情就十分沉重。

陆元昊严肃道:“不行,不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魏大人身上。不是我信不过魏大人,而是没有绝对的把握,我们都很难轻易说百分之百的安全。

“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我要更加努力的修炼。

“说到底,还是我不够强。只要我足够强,一人一刀,也能守护监察司的安全。

“嗯,从今天开始,我每天修炼两个时辰。”

但凡没有最后一句话,白倾心和魔君对于陆元昊的认知都大有改观。

但是加了最后一句话……

白倾心和魔君的心情瞬间变得十分复杂。

白倾心:“……可恶,被你装到了。”

魔君:“这个小胖子实力不怎么样,但是吹牛皮的功夫已经有本喵的一成功力了。”

魏君:“他可能没有装逼,我记得陆大人上次就说过,他之前每天只修炼一个时辰的。”

“对啊对啊,魏大人,还是你心里有我,连我的话都记在心里。”陆元昊很感动。

魏君脸色一黑,大袖一甩就直接把他送到了门外。

不会说话就别说。

这个小胖子的嘴是真不招本天帝喜欢。

陆元昊走后,白倾心又恢复了自己柔柔弱弱的姿态。

但她还是和魏君聊起了正事。

“魏郎,我怀疑陆元昊有问题。”

“什么问题?”

白倾心道:“他很可能是应运而生的劫运之子之一,实力进步的太快了。每天修炼一个时辰,居然就有现在的实力。这天赋,都快赶上我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真没有底牌了 莫求仙缘 从阿兹卡班到霍格沃茨 阴曹地府:活人只有我自己 大唐不良人 从逍遥派开始签到 我的识宝系统 末世从全球副本开始